bet8备用线路美对冲基金爆仓警示录:高杠杆是把"杀猪刀"

回想3月26日晚,中国香港一家私人bet8备用线路股本机构的负责人江明(化名)仍心有余悸。

当晚在美股投bet8备用线路资圈,一个来自纽约的对冲基金破位的消息悄然传开,让人不安。然后机构发现,与这个传闻中的对冲基金合作的高盛等投资银行已经开始抛售股票,抛售量惊人。市场的不安立刻变成bet8备用线路了恐慌,像江明这样惊慌失措的交易者被同一个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个对冲基金会成为另一个雷曼兄弟吗?

这家名为阿奇戈斯资本(Archegos Capital)的对冲基金在接下来的两周受到了全球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数十亿美元被蒸发,7家合作投资银行被抢劫。瑞士信贷亏损47亿美元。野村集团宣布可能亏损20亿美元。危机的余波尚未消散。

高杠杆操作是阿奇戈斯资本爆炸的重要原因之一。这让对冲基金的决策更像是一场赌博。一旦市场风向改变,连微风都有可能随着杠杆率放大成惊涛骇浪。阿奇戈斯资本(Archegos Capital)的爆发,只是让这种高风险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许多投行开始战战兢兢。

“现在应该对全球主要投资银行进行深入调查,以免下一个阿奇戈斯资本出现在客户中。”江明说。他告诉《中国证券报》(china securities journal),该行业正在反思为什么风险如此明显,投资银行愿意与Archegos Capital等对冲基金合作,以便它们能够通过衍生品轻松进行高杠杆操作。

一些机构来源甚至更直言不讳。阿奇戈斯资本事件带来的启示是,随着市场波动性越来越大,投资者需要系好安全带,谨慎驾驶。

哭一个晚上

当阿奇戈斯首都爆炸的消息传来时,江明感到一阵强烈的寒意。

此前,在一家外国投资银行工作时,江明曾与阿奇戈斯资本公司合作。据他所知,事故发生前,这家外资银行仍在与阿奇戈斯资本(Archegos Capital)合作。这家外国投资银行也是江明所在的中国香港一家私人股本基金的交易对手。也就是说,通过这家投资银行,江明私人股本机构的命运与大洋彼岸的这家对冲基金息息相关。

江明意识到,如果阿奇戈斯资本的爆炸摧毁了与他合作的机构,包括江明私募的对手,他的私募机构就完了。

“那天晚上,从美国股市开盘到半夜两点,我们一直在开会、算账。不仅要估计空头对冲基金所持头寸的市值,还要估计空头对冲基金的杠杆倍数,以及与其合作的机构可能遭受的损失。一大早天就几乎放晴了。”江明说:“根据我们的估计,这些投资银行可能会遭受损失,但它们不会破产。作为交易对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时,我们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周内,阿奇戈斯资本爆炸的发酵程度仍然让江明感到恐惧。仅在3月26日的一天,阿奇戈斯资本账户中的数十亿美元就化为乌有。与他们合作的七家投资银行受到了重创,其中一些至今仍在消化危机的影响。欧洲老牌投资银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阿奇戈斯(Archegos)资本爆炸后,已累计亏损约47亿美元。此外,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也遭遇了人事地震,留下了投资银行前负责人、前首席风险合规官。阿奇戈斯资本爆炸后,野村宣布可能遭受20亿美元的损失。

同一天晚上,曾经被投行圈视为“神”的太虚资本创始人比尔黄(Bill Hwang)走下神坛。江明告诉《中国证券报》,在过去的一年里,黄哲伦的职位获得了惊人的利润。以百度为例。Wind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2月22日,百度股价上bet8备用线路涨165.66%,而Bill Hwang可能使用了5倍甚至更高的杠杆。这意味着在此期间,他在百度上赚了八倍以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的大多数对冲基金都处于未能赢得指数的尴尬境地。正是这种放杠杆、重金下注的风格,让比尔黄(Bill Hwang)在全球投行圈“封神”。

据资料显示,事发前,虽然公众对黄国兴知之甚少,但他在投资圈还是颇有名气的。他曾经为著名的老虎基金工作。2001年,他成立了亚洲老虎基金。2012年因内幕交易被迫关闭泰格亚洲基金。之后,他将自己的家族办公投资机构命名为“阿奇戈斯资本”。据媒体报道,老虎基金创始人朱利安罗伯逊深爱着比尔黄。尽管阿奇戈斯的首都爆炸了,朱利安罗伯逊还是表达了对黄哲伦的支持。

下注错误的后果非常严重

爆炸之前,没有人预料到,比尔黄会犯大错!在高杠杆的放大效应下,犯了大错,就输了整局。

江明告诉《中国证券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联储释放了大量水分,美股创出历史新高,但“音乐终究有一天会停止”。在江明看来,在事件发生之前,美联储实际上发出了风向逆转的信号:3月19日,美联储宣布补充杠杆率(SLR)在3月底到期后不会续期。只不过是比尔黄没注意,或者说没特别注意。

据了解,SLR是美联储针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修订了单反的相关规定。根据最新要求,摩根大通和弗劳尔

旗等8家系统重要性银行需满足SLR最低5%的要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2020年4月1日,美联储等监管机构暂时修改规定,从而大幅降低了美国大型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考核压力。受此影响,2020年3月之后,美国商业银行现金资产以及贷款的增速均出现了明显的提升。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部门指出,SLR减免措施最重要的一点是,得以让美国银行业大举买入美国国债。分析人士此前曾预测,若SLR减免措施不能延期,美债长端抛售将会继续。

果然,3月19日美联储相关消息发布后,当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短线上行3个基点至1.73%,并于美股当日开盘后20分钟内再度站上1.75%,稳站一年高位。当日的美国股市走势则恰恰相反,道指跌幅不断扩大,原本高开的纳指一度转跌,银行、航空和能源股普跌。

高杠杆重注压向中概股的Bill Hwang,似乎有自己的想法。3月19日,部分中概股依然收涨。例如唯品会、腾讯音乐等。在蒋铭看来,唯品会、腾讯音乐均为Archegos资本持有的股票,这些中概股当日的逆势上涨,Bill Hwang或许正是幕后推手。但糟糕的是,Bill Hwang最终也不能阻挡大趋势,他重仓持有的部分中概股此后一路走低,真真切切将Bill Hwang拉下了神坛,Archegos资本最终难以避免爆仓的命运。

百亿私募保银投资近日发表观点表示,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央行实施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泛滥,资产价格单边上涨。这种环境下,加大杠杆做多的风险没有体现出来。潮水总有一天要退去,超宽松政策总有一天要退出。2021年全球金融市场宏观环境与2020年大不相同。在市场波动加大的前提下,使用高杠杆的激进投资策略会面临较大风险。

拷问“家族办公室”

除了排查客户中的“下一个Archegos资本”,机构人士关心的问题还包括:为什么投行乐意与Archegos资本合作,让他可以轻易通过衍生品进行高杠杆操作?按照常理,2012年Bill Hwang曾因内幕交易被罚,这会让他进入国际大投行的“黑名单”中。但事实是,诸多国际投行却给他大开绿灯。

针对这个问题,一家投行人士介绍说,一般来说,投行与对冲基金合作时要了解后者的背景,通常要看3-5年的历史记录,考虑到Archegos资本的资产体量,在这些投行开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很可能是这些投行有意无意地忽视了Archegos被罚的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Archegos资本爆仓之后,也引发了市场对家族办公室投资机构的关注。此前,像Archegos资本一样的家族办公室,向来处于监管的空白地带。

机构人士解释称,由于家族办公室不对外募资,因此对他的监管相对其他类型的对冲基金更为宽松。例如,美国监管部门要求管理他人资金超过1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在每个季度结束的45天内披露其上一季度末的持仓情况,但由于家族办公室并未管理“他人”资金,因此得以豁免。此外,家族办公室不受与投资者协议的约束,管理人可以“随心所欲”。正因如此,有不少人在转为家族办公室之后,投资风格比以前更为激进。或许正是因为处于监管空白,Bill Hwang才得以在9年时间里利用衍生品加杠杆,将Archegos资本的资产规模从2012年创立时的约2亿美元推高至近100亿美元。

专门为家族办公室提供服务的咨询机构Circulus集团专家表示,家族办公室早已取代其他类型的对冲基金,成为风险偏好最高的投资机构之一。机构人士认为,这背后可能有多重原因:一是家族办公室本身越来越习惯冒险;二是近年来不少“胆子大”的投资者开始关闭对冲基金,经营自己的家族办公室,其中就包括赫赫有名的投资大鳄索罗斯和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赚得盆满钵满的约翰·保尔森等。

2020年,瑞银证券曾发布一份关于全球家族办公室的研究报告显示,121家管理规模最大的家族办公室管理的净资产超过了1421亿美元。瑞银证券统计显示,69%的家族办公室成立于2000年之后。随着家族办公室管理规模增加,有些家族办公室选择开始热衷于通过风险更高的投资策略来提升收益。

此前,人们一度认为,只管理自家人财富的家族办公室不对别的投资者担负信息披露义务,因此“自己想怎么玩都行”。不过,机构人士表示,Archegos资本事件显示,全球金融机构联系愈加紧密,即便是不对外募资的家族办公室仍可能对金融系统造成重创。

眼下,全球监管机构仍在排查Archegos资本爆仓的“后患”。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美国证交会等均表示,正在关注Archegos资本事件可能造成的影响或对相关爆仓事件启动初步调查。

(责任编辑:任晖_NBJ9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