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的茶:13亿资本堆砌的上市路

资料来源:乐居金融

深圳乐居金融范慧如

新茶火爆,网上名人很多品牌的茶都聚集在一起,所以人头之争越来越残酷。

新茶领域排名第一的西茶,虽然受资本欢迎,但没有上市计划。排在第二位的乃学茶准备进入资本市场,先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如果不出意外,奈雪的茶将成为“市场上新茶的第一股”。

2月11日,就在除夕夜,奈雪的茶正式在港交所发起“冲击”。被称为“奈雪”夫妇的彭昕和赵霖,再一次走到了事业的转折点,他们在上市前站了五年多。

传闻一年IPO计划已经谈妥。随着网络名人茶品牌层出不穷,这个只有五年历史的新一代茶企在众多网络名人中脱颖而出,赢得资本市场青睐的是什么?

五轮融资投资方均有持股

预留8.32%股权作激励

奈雪茶叶品牌的建立背后,有一个业内知名的爱情故事。这个源于浪漫爱情的创业故事,是由众多资本铺成的,而正打算上市的奈雪的茶,也在股权上有了回应。

招股书显示,奈雪茶共有8名股东,其中“奈雪”及其妻子通过林欣控股持有奈雪茶控股股东67.04%的股权,还预留了8.32%的股权作为员工激励。激励平台为ForthWisdomLimited,投票权归彭昕和赵霖所有。

前五轮融资的投资者均为股东,持股总额为24.31%。天图实体持股超过一半,占13.05%,其次是PAG,持股6.22%。

除了他们自己的股份和投资者自己的股份,“奈雪”和他的妻子还给了去年从瑞讯咖啡挖来的首席技术官何刚0.35%的股票期权奖励。

何刚以股票期权的形式,以每股0.3046美元的价格购买了5,035,756股股票,占公司股份的0.35%,由EvermoreGloryLimited持有,其背后的持有人是何刚和他的妻子马小明,分别持有50%的股份。

此外,在公司管理层中,何刚是首席技术官,负责集团的数字战略并监督信息技术的管理。

奈雪的茶听起来很“新”,取自当时彭新的网名。“我们希望每个看到这个名字的人都能想到美好的事物。”在一次演讲中,赵霖与妻子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

与品牌相比,赵霖和彭新的创业故事更加浪漫。2015年,有着“烘焙梦”的80后女孩彭昕放弃了上市IT公司品牌总监的职位,决定创业。

急于求成的彭新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在餐饮业有多年经验的赵霖。“作为一个三十多岁没有对象的大龄青年,经常去相亲。后来,我振振有词地告诉了他我的想法。之后,我说,“赵总,你能想到这个主意吗?“没想到他会说,看着我好不好?”彭新回忆道。

比她大8岁的被彭的内心所感动,他敢于思考,敢于斗争。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天天在一起,三个月后结婚。

“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努力实现她的梦想,所以我们有了奈雪的茶。”

创业两年之内,奈雪的茶赢得了天途投资的青睐。“我们与天途投资风险投资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潘潘共进午餐,讨论了今年的发展计划。如果我们想再要一颗五谷杂粮,他问我缺多少钱,他要全部。”彭新曾回忆说。

天途投资的合伙人潘潘在只有两家线下门店的时候投资了奈雪的茶,或者是出于感谢潘潘当时的理解,他不仅持股比例高,还被任命为公司管理层的非执行董事,负责向董事会提供专业的战略建议。

2017-2018年,天途投资近4亿元的三轮融资,使乃雪成为茶叶行业龙头企业,估值60亿元。

2020年4-6月,在第四轮融资中,奈雪旗下的茶叶分别从SCGC和HLC引进了总计约2.3亿元的融资;同年12月,奈雪的茶叶追加了1亿美元的C轮融资,牵头投资方为泰盟投资集团(PAG);今年1月,HLC上门,又增加了500人

万美元完成C轮融资,据公开报道,在该轮融资后其最新估值已接近130亿元。

连续三年亏损

门店经营利润降至11.3%

加速奔跑的奈雪的茶,在资本加持下快速跑马圈地,拓展门店数量。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门店数量分别为44家、155家、327家和422家。

截至2021年2月5日,门店总数增至507家,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是奈雪布局的主要阵地,占比超70%。

在快速的扩张下,其营收也在增加,奈雪的茶2018年营收为10.87亿元,2019年为25.02亿元,同比增长130.2%;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7.5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20.8%为21.15亿元,受疫情影响增速明显放缓。

然而在营收不断增长的背后,招股书所公布的近三年业绩中,却并未盈利,甚至连续三年呈亏损状态,亏损金额达1亿多。

具体来看,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分别亏损6972.9万元、3968万元、2751万元。

此外,近3年奈雪的茶单店日均销售额、订单量均出现下降。2018年、2019年、2020年其前三季度,单店日均销售额分别为3.07万元、2.77万元和2.01万元;平均单店每日订单量分别为716、642、465。

对于这一现象,招股书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奈雪的茶继续在整个网络中开设新店,令现有奈雪店铺的访客量及订单分布更平均。换句话说,也就是随着奈雪的茶门店数量的增加,客群被一定程度的分流了。

在门店数量迅速激增的背景下,由于开拓新店所产生的大量前期投资成本,奈雪的茶门店整体利润率逐年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单店利润率为11.3%,低于2018年的18.9%和2019年的16.3%。

而就同店来说,利润率相对稳定,2018年、2019年利润率分别为24.9%和25.3%。所谓同店,即2018年及2019年开业时间均不少于300天,或截至2019年及2020年9月30日开业时间不少于225天的门店。

在奈雪的经营中,影响利润率的还有生产成本,截止2020年前三季度,位居前三位的分别是材料成本、员工成本、使用权资产折旧,占比分别为38.4%、28.6%、12.1%。而传统认为的高成本——其他租金及相关开支成本仅占比3.1%。

在门店经营之外,融资成本的增加也是影响奈雪的茶整理盈利的一大关键,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融资成本分别为4616万元、9618.5万元、9121.4万元,占总营收的4.2%、3.8%、4.3%。

子品牌门店数缩减

外卖订单占比增至23.9%

为满足不同市场消费群体的需求,在奈雪的茶之外,奈雪还成立了子品牌台盖,主要提供奶茶及柠檬茶饮料,专注于年轻一代的顾客,包括对价格更为敏感的学生及年轻上班族。

截至2月5日,台盖产品的平均标价为约16元,而奈雪的茶提供的现制茶饮的平均标价为人民币27元。

但是,奈雪的茶所创造的营收一直占大头。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截止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与台盖两个品牌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3.9%和5.3%。

此外,在门店数量上,台盖由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83家,减少至截至2月5日的63家,招股书解释,这主要是由于奈雪调整了台盖的增长策略。

具体而言,根据台盖的历史经营业绩及市场分析,奈雪的管理层决定继续加深台盖在已获得初步市场认可的若干现有市场的渗透,而非快速扩张。

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9个月,台盖产生的营收1.1亿元,同比下滑了20.3%,而尽管同样受到疫情影响,奈雪的茶整体营收还是同比增长了20.8%;台盖的平均单店日销售额由2018年的7537元,减少至2019年的6387元,而在这两年中,台盖的门店数量并未发生变动。

或许正如奈雪的茶的创始人赵林所说,奈雪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你让我现在再复制一个奈雪的茶,我也做不出来。”

尽管奈雪的茶子品牌门店数量有所缩减,但另一项数据尽管受到疫情影响却急剧增长,即外卖订单业务。

受外卖业务的大环境影响和用户线上下单习惯的养成,奈雪的茶于2018年及2019年以及截至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约有4.4%、12.5%、11.5%及23.9%的订单是客户通过奈雪的茶的微信及支付宝小程序、奈雪的茶应用程序以及其他第三方线上点单平台下达的外卖订单。

而外卖订单产生的收益分别占奈雪的茶茶饮店在同期产生的总收益的约7.8%、17.3%、15.9%及33.3%。

正是基于外卖业务的上涨,其配送费成本也在逐年上升,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及2019年以及截至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配送服务费为分别为1079.6万元、6443.5万元、1.1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从1%提升至5.5%。

    标签:
  • 时间: 
  • 浏览: 8
  • 来源: bet9九州体育